人是有尊严的

2016/06/04 06:29:40 作者:柒月刘火
人是有尊严的
人是有尊严的,而且人与人都应承认并尊重这一尊严。如果说人的生命是作为生命个体最重要的本质的话,那么人的尊严就应当是人作为社会动物的本质最重要的特质。孔子的隔代嫡传弟子孟子说过“贫贱不能移”。虽说要做到“贫贱”时志气不能丢掉、志向仍要远大,这可是难上加难的事。毕竟这是人对他人和对自己的一种期冀。倘若一个社会,把人的尊严看得比财富、比权力、比美色更重要的时候,甚至倘若把人的尊严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将是最理想的。 中国的儒家传统把个人的尊严看成是人个体的内心需要,无论是孔夫子的“吾日三省”、“克己复礼”,还是孟子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都是从人个体的内心与行为出发。但是当中国的传统一直处于皇权的专制,所有个体的道德伦理事实上是不堪一击的。因为我们的外部环境及社会结构还没有真正建立起让人的尊严得到尊重的机制和氛围。我们看到的往往是:直到当中国的皇权被灭一百年(2010年的翌年2011年即辛亥革命100年)的当下,尽管中国的高层也在呼吁人的尊严需得到尊重。事实上,由于贫富两极加剧分化、以及以权力梯次建构的等级固化,无视人的尊严、打压人的尊严、摧残人的尊严的无时无地不在。更要命的是,社会、官媒,包括一些视钱视权为尊的所谓公众知识分子却对此熟视无睹。在这样一种社会的“现场(in-situ )”,美国当代宪法政主义学者罗素•哈丁(Russell Hardin)转引过一句话,从政治问题的掌握来“界定一个人的‘尊严’,都是荒谬的”。特别是在一个可以制造偶像、崇拜偶像、用偶像实施压制异见、打击异端的传统历史中,尊重个人尊严,那是难上加难的。谁能肯定,中国就彻底告别了过去,谁又肯定中国不会有别一种样式的复辟(Restoration) 。即使不会在制度上,谁能保证在其它领域里不会发生。
认为有权就是一切、有钱就是一切,或者认为有美色就是一切的当下,无视底层、无视草根、无视弱者,无视非权、非钱、非色成了弥散于这个时代的雾。浓雾、大雾,久久不散的雾!中国传统的“内圣”不堪一击,而且也少人去实践。我是一个从来就不想信所谓“以德治国”的人。道理太简单,中国的道德标准从来就是以君王的言行和意志作为惟一标准,当然是通过像孔圣人、孟夫子、朱夫子等的语录来实现的。而且历史告诉历史,能留给世人传颂的如尧舜样的帝王、苏武姚祟海端样的将相官吏实在太太少,相反昏君暴君和贪官污吏却如牛毛一般,数也数不尽。今天说得悲观点,几乎可以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变。近年上万名处以上官员违纪犯法。他们在台前, 个个都是圣贤,个个都会一套又一套的“仁义礼智信”,当然还有什么“主义”,但他们的别一面却是肮脏得不能再肮脏。而且,我还看到,领导的讲话,特别是重要领导的重要讲话,第一是统一思想,第二是贯彻执行。这样,我们看到的是领导的讲话特别是重要领导的重要讲话往往都凌驾于法的规定。我还看到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仅仅是圣人的一厢情愿,而不是这个社会管理者们的共同意志。既然不是,以君王(或领导)的讲话和行为来作为这个社会的道德谱系,怎么可以治国(首先是“长治久安”就值得怀疑)?再就是强调领导讲话,让我联想到“圣旨”的制作过颁发过程和运行过程。“圣旨”与“讲话”,两者何其相似乃尔!为什么中国的事情的推进和司法都要用会议,而且会议之多为全世界独有。想去想来,原来开会总有人要发言,而往往发言的方式是一人说众人听和众人来执行。而不是平等的讨论、商议和质询。这——怎么可以让天下归心。虽然,我对道德的力量从不怀疑。而且我也深信惟有人类才具有道德感,才具有悲悯之心,才具有羞耻之心,才具有自我纠错、自我更新和自我忏悔的意识。而且在西方的一些宪政学家和民主主义者,也认为今日欧美的代议制民主,虽然保证了政府的管制在宪法的框架下有秩序地运行,但却缺乏道德的“授权”和道德的“庇护”。可见在宪政主义者看来,道德在民主社会里的重要性。但是,就在我们呼吁道德为本为上的当下,新的东西依然在原来一种惯性的假大空的意识形态里日渐走入“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并假借驱动现代化的科学和重商主义,把“人权”里的“民主、平等”看成是统治者的赋予物。而不是被“天赋”。(选自刘火《随风飘渺》2012年)
 
 
 
 
加载更多没有更多了...
评 论
请输入您的精彩评论...
取消发送